— 一粟。 —

【Newtina】爱为何物

 #《神奇动物在哪里》#Newtina#捏造有#ooc有 

阅前请注意:

一发完结,字数一万几,较长,请注意让眼睛休息。 
 第一次写这一对,ooc是有的,无法避免。 
 文风比较奇怪,较为直白,而且还重复啰嗦,若口味不合还请自行退出。 
 大部分是单向的,片段。未捉虫,欢迎帮忙。
Pickett是Newt身上那只护树罗锅,Niffler是嗅嗅,Demiguise是隐形兽……我希望我没拼错。
 如有与官方设定产生激烈冲突的地方还请指正。

听了两天的行文BGM我也放一下……Shayne Ward-《Until you》虽然我感觉我写的很垃圾但是能写这么长肯定都是这首歌调动氛围的功劳(……虽然我可能快听吐了(。

下启。

×

浩瀚星河在窗外的夜空中肆无忌惮地爆炸开来,渲染出了一片灿烂的广茂无垠。Newt眨了眨眼睛,一阵无法忽略的酸涩感涌上来,终于让他忽然意识到他早已经累了。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美丽星海的背后是深色的黯淡,已经很晚了,而这些,在之前他都未注意到。

又有一点忙过头了。他看着自己还未写完的书,想起来他其实已经超过了一天之内的计划要写的页数,就此打住也没问题。于是他这才放下手中的羽毛笔,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稿纸和笔墨,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他再一次看向窗外,护树罗锅们栖息在树上,鸟蛇们也都安稳地蜷缩成一团睡在窝里,入睡的隐形兽那慈祥的面容上也带着酣甜的笑容……只有以前留给雷鸟的那个地方有点空落落的,但没关系,即使不在这里,雷鸟也是在一个适合它呆着的地方,这足够了。

一切都在星空笼罩下,静谧而又祥和,不知不觉让Newt的呼吸也慢了下来。神奇动物们能安心休息的场景总能触及到他内心里很柔软的一块地方,那种感觉就像是内心深处被人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然后那个地方凹陷下去,久久不愿复原。

仿佛只是看着这样的它们就能感到“温暖”,即使入睡的它们对此毫不知情。

这种感觉是爱吗。
 这种感觉是爱吧。

Newt忽然产生了这样的感慨,然而就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之后接踵而来的却是另外的庞然大物。无数人、无数的面孔、眼神,甚至是无数的场景也在一瞬间快速地掠过。

……爱是什么呢?

×
Newt洗完澡,躺在床上,已是深夜,他却久久不能入睡。他被自己的疑惑困住了。

“爱是什么呢?”
 他很清楚,自己是不明白这个问题的。

他不明白爱是什么,他在过去鲜有机会接触到这个神秘的东西,但他仍然想知道爱是什么,甚至是执念地想要知道。

那感觉就像照顾神奇动物一样,越是熟悉某物,就越能明白该如何对待。
Newt静静在脑海里思索着,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大脑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他愣愣神,眨了眨,想把某个熟悉的面孔从脑海里移出去。他几度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他真的总是在跑题,忘掉了某个人的咖啡色双眸后,想起来的却是她微卷的短发,再把这个也忘掉,然后又想起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甚至连她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么清晰。

“Tina.”

好了,他最后还是妥协了,承认自己是没法把她从自己的脑海里挤出去了。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就像是想逃避什么一样,但是又笑了,心底的情绪翻滚上来化为眼里的光斑荡漾,他那水蓝色的双眸在此刻也美丽得如同天上的明星。

他好想她。

梅林的胡子啊,还好他现在是独自一个人。

其实他经常会这样……也并不是下意识的,只是有时候画面就自己跑出来了,不受控制的。这就像是种生活的常态,只不过在遇见了Tina以后,画面里的主角忽然变成了她,很多很多次。

初遇的时候完全没有料到之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Newt一边想着,一边看着白色的床单发笑——无声的、一个有点傻气的微笑。

他会想起她看着神奇动物们时,露出的那种纯真的笑容,还有分别时,约定再见时她露出的欣喜的模样……他感觉自己的心里被轻轻戳了一样,感觉就像他睡前看着神奇动物们那时一样……但是又不完全相同,似乎那是另一种不可比拟的幸福。

他接着回忆了下去,忽然忆起那个姑娘扑在自己怀里近乎泣不成声的样子……很遗憾,施加在心里被戳着的地方上的力气好像变轻了。夜晚特有的凉也一下子渗进被窝里来,包裹这他的全身……他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凉。

她确实是坚强的,她同样温柔……但是也着实让人心疼。

“我一直是一个人的。”他想起她的这句话来,脑海里的思绪便慢慢噤了声。

……爱是什么呢?
 不自信的心脏不安地跳动着。
 要怎样做,才能不甚理解爱的自己,更好地施与这种魔力给别人?

×
 又是新的一天。昨天夜里超标的工作量让Newt可以放胆起晚一点,然而也不会太晚。他的生物钟是不会让他睡得太过头的。

同样的,今天也可以空闲一点,也许可以多做一些别的事……是什么事他讲不清楚,不过确实可以不用那么围着稿纸打转儿。

早起洗漱,更衣……手巧利落地弄好一顿早餐,快快吃完然后就去照顾神奇动物……这是生活里很常规的一部分,日复一日基本都是如此。不过Newt从不厌倦,甚至该说是乐此不疲。

忙碌而又充实,除此之外他还是呆着自己所爱事物的身边的,没有什么不好。

把大大小小的事情料理完了,Newt坐在自己箱子里的小房间中休息。他不曾为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而感到后悔。
 ……即使不受家人所理解也没有关系。

“又来了,印象关联。”Newt自嘲地腹诽了一句,但是他也习惯了。独自生活的日子里他总会被孤独所俘获,但他总是在不知不觉间熬过去了。
 爱是什么呢,他从家庭里汲取到的这种力量,实在是有些微薄。
 这是一个很深刻、也不需要逃避的认知。

他呆坐了一会儿,然后决定不与这个不需要深究的问题多做纠缠。生命里让人觉得不悦的事情可以有很多,但是只要不去仔细纠缠就不至于自寻烦恼。
 就此打住就好,接下来,也许他可以考虑干点别的。

×
Newt把今天内额定要写的稿件写齐了之后,出了趟门。初冬,伦敦已经下起了雪,他一手撑着黑色的伞一手提着自己的箱子。他其实并不是打算出来购物的,这该算是休息时的闲逛吧,或者说,散散心。

伦敦的街道在不算晴朗的天气里显得更黯淡了,冷色调和暗色调糅杂在一起,为眼睛也染上了冬日的温度。但是街店里暖色的灯光还是很温暖,像是特意在冬日里静静守候着的那样美好。他停下来,站在人来人往的路中央,笑着看着身边的景色直到视野都变得模糊。

生活不会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人人都有苦中作乐的权利。

不远处有一对情人公用着一条围巾,手拉着手走了很远。Newt看到了以后笑的更深了,傻站在原地任凭人潮在他身边擦肩而过。他忽然想起Tina来……也许他可以准备点什么吧,噢,是的,就像是见面礼,当然,给Queenie和Jacob的份也不会忘。

Newt庆幸自己大衣内侧的口袋里装着钱包,即使是突发奇想想要买东西,也不至于要跑回去再拿那么尴尬。

他又开始有目的地四处奔走了,他很笨拙,其实他也不清楚女士们会喜欢什么……他向来对送人礼物感到苦手,他本来就在人际交往这方面有些迟钝。
 但是脚步却是没停过,踏进去过的女装店和首饰店一家又一家……兜兜转转挑挑选选,总算是把送给两位女士的礼物准备妥贴了。至于Jacob……噢,买些烘焙相关的书籍,他会喜欢的吧?

×
 这样一来就齐了。Newt干脆把伞夹在腋下,嘴里衔着自己的钱包,左手提着箱子和购物袋,右手端着买给Jacob的书……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滑稽,不过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早知道就不该带箱子出来……”Newt为自己的这个举动抱怨了一下。然而不带箱子他又放心不下……天知道这一箱子宝贝离开了他会发生什么事,他真是不敢想象,打不起赌。对此他只好做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路过他身旁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噢,没事的。”嘴里衔着钱包实在是狼狈,Newt只好挪开和对方恰好对接上的眼神以示意……好,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他抬头看看天空,才忽然发现天色已经很暗了。

×
Newt又回到了自己箱子里面去,回到家以后他又动笔再写了几张稿子,心满意足之后他就停了下来,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发呆。
 他趴在桌上,斜斜地看着自己稿纸上的字,看着那些字迹由清晰变得模糊,再到消失不见。

……他想起今天在街上的所见到那对情侣,那两人看起来好像在发光。“这感觉其实挺幸福的。”Newt忽然意识到自己在那对情侣的幸福而高兴。也许是累了,他觉得那对小男女好像在不知不觉给自己注入了一点力量,让他心思忽然雀跃了起来,有种为之一振的感觉。

“爱是可以传播的。”
 是这样吗?
 他悄悄问自己,然后笑了。

也许他下次可以试着给Tina写写信……可能很难,不过就算是胡乱开个头也都是好的。除了好好写书以外,他也想为Tina做点什么。
 隔着大洋的寂寥和思念就像纽约上空降下的雪花那样,静静地笼罩了一座城。

×
 越来越冷了,就快要到明年了。
Tina坐在床上,感觉手里捧着的热可可比昨天还要热上几度。工作让她忙了一整天,然而回家却挺早的,难得能享受闲暇。

……和Newt分别之后也有一段时间了啊。她抬头看向天花板,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也不知道书写到哪里了。”
 很期待,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写完,但是很期待。只是想想总有会相遇的一天,Tina就莫名其妙地感到开心。

“Tina?Tina?”“……噢!怎么了?”“你的热可可快洒出来啦!”Queenie没好气的跟她说到。“噢,抱歉。”Tina赶快呡上几口。

“在想什么呢?除了Newt?”“……唔!”一句话可把Tina差点呛坏了——“别再捉弄我啦!”“哈哈哈哈!”Qunneie坐在自己床上大声笑了,手里捏着的时装杂志都有点发皱。

“嘿,就在你眼前的我可不会让你想得那么厉害~”面对恼羞成怒的Tina,Queenie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得意的使了个眼色。自己姐姐的心思有时候就写在脸上,根本不需要用能力来读取。

“……随便你。”Tina赌气闭上了眼睛,一口气把剩下的热可可喝完。她下床,在Queenie打趣的眼光中拿着两人的杯子,走到洗碗槽边上去。

“清洁一新。”她挥了挥魔法棒,这样说到。

“然后,Queenie给我过来刷牙。”
 “好好~”Queenie恭敬不如从命,把手中杂志一放后灵巧翻下了床。

×
 没法停下来。Newt发现自己不能每天都超出自己额定要写的稿件数额,因为他一旦这样做,第二天的他好像就会变得很空闲——心理上的一种感觉。

而这种感觉很容易很容易就能让他想起Tina。他朝着空气做了个别扭的神色,跟自己赌气。Pickett呆在他的大衣口袋里看着他这一举动,爬了出来爬到他手上。

“噢,我很好,别担心。”Newt尽可能做了个很自然的表情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一丝焦躁。Pickett两手插着腰向前俯身,瞪了他一眼,看起来就像是在说“别想撒谎”。

“真的,我保证。”这下子Newt只敢在心里苦笑了,可能他刚刚的表情还是有点僵硬也说不定。Pickett又直立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大概是放松警惕了吧。

Newt看它这幅模样,就伸出手指去,逗Pickett头上的两片叶子。不是所有的护树罗锅都像Pickett一样这么粘他,粘他之余又关心他。Newt心里有点乐滋滋的,他很享受和Pickett呆在一起的过程。
 被什么惦记着的感觉真的不赖。
 真的。

×
 是夜,Newt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无聊地呆望着天花板。熄了灯,室内的一切都被透过了窗帘的月光盖上了一层薄纱。就连天花板的那种灰蒙蒙的颜色,都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那个简短轻快、念起来朗朗上口的名字又跑出来了,一开始只是在他的脑海里响着,后来扩大到在整个寂静的房间里回荡。

……他真后悔没跟Tina要点什么纪念物,或者留下点什么也好。分开了以后这么久,她的一切好像都只存在于脑海里……也没太差,还有几封信。
 但也只是几封信。

大冬天的让猫头鹰在风雪里为他送信这事还是挺让Newt过意不去的。不过他还是,好想多和Tina说说话。

……听起来怪孩子气的。

Newt不止一两次,这样意识到了。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以往还不会这么一意孤行的,但是凡事一扯到Tina,好像就有点不容让步。
 ……应该说是不想让步。

×
 事实证明,Newt还不至于真的“失去理智”。白天把该忙的都忙完了以后,他真的找来了信纸,又开始刷啦啦地写起信来。

空谈不如实干……再说,他还真的感觉,挺焦躁的。

奋笔疾书好一阵子,终于写完了。Newt伸手掸了掸猫头鹰身上的雪,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然后把信往它脚下一推。

“帮忙带到Tina小姐家里去……如果她不在就交给Qunnie。慢点飞也可以……我是说,天气比较冷。”

猫头鹰会意,低头啄了啄他的指甲,然后带着信件,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书还没能写完……但是,在写完之前我可能会过去一趟……”

Newt目送猫头鹰的身影在雪夜里越变越小,直至再也看不见。

Pickett站在Newt的大衣口袋里,也看着猫头鹰越飞越远,然后它又缩进温暖的口袋里去,在Newt看不见的地方,朝他瘪了瘪嘴。

×
 装点新家,装点新家……
 “哎呀我亲爱的姐姐,别走神啦!气球都还没挂上呢!”“我在挂!”Queenie在客厅前后跑来跑去,拖鞋在地上踏踏响。“还有好多东西要收拾……你哪里有在挂气球呀我的Tina!你手里拿着抹布呢?”“噢好啦——”

Tina也不排斥Queenie想要布置房间的想法,可是她亲爱的妹妹实在是太能闹腾了,购置了一堆小东西要安置的,甚至还买了棵小圣诞树。

“难得有个休息日,帮我布置一下嘛!速战速决就好了!”“你买的东西实在是太让我感到琳琅满目了怎么速战速决!”“噢!那我很抱歉啦!”

Tina平时是个“非常职业女性”的傲罗,稳重而又温柔——可她总能被自己的宝贝妹妹Queenie折腾得“活蹦乱跳”的。

 “噢……我只希望Jacob不要被我们房间的新样子吓一跳。我已经快认不出它原先的样子了……终于把这小装饰品擦洗干净了,它该摆哪儿来着?”

×
Pickett觉得Newt存心欺负他不会说人话——他看起来把心事摆脸上了,和之前一样。

可他自己又意识不到。

要是问他,他又装傻。

这真让护树罗锅生气。

Pickett实在是看不过眼,从他口袋里爬出来,顺着他的手臂爬到桌上,跟Newt对上眼,然后一个劲地瞪他。
 “好……”Newt既心虚又无奈地移开视线。
 他知道Pickett的一片好心,但是真的也只能是心意。
 “……”Newt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走出小房间,把Pickett送到树的面前。

 “…让我独自呆一会吧,求你了。”

×
Pickett回到树上了,临别前它还看了Newt一眼。Newt却已经无暇在与它对上视线。

Newt在后悔,他现在大概没法让猫头鹰回来了,他有点不太想寄出那封信。

明明书还没有写完。

……自己又要在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爱是什么”呢?
 明明这个问题还没有知道答案。
 如果能更明白爱是什么,应该就能更轻易地掌控它。

他实在是很害怕自己会搞砸了。

因为Tina真的太重要,哪怕只是呆在她身旁,都感觉自己的表情会不自觉地变多了;哪怕只是随便说上一两句话,内心里就会有小鼓敲个不停。就连小心翼翼撩过她的碎发、再别到耳后的那种微妙的触感,都让人回味而眷恋。
 可是,哪怕Tina看起来再怎么坚强也好,她的内心依然是柔软的,那副严肃的面孔甚至在面对上司的高压时都还会绷不住了哭出来。

……为什么就不能忍住想见她的念头?
 明明独自一人生活时那么漫长的寂寞他都能忍受,为什么这次不行。
 ……怎么就不能晚一点再写那句话呢?
 现在的自己根本就还没有做好准备,不是吗?

这就是Newt之所以想要独处的原因。

太草率了,还是,太草率了。
 让人失望。

这就是Pickett无法理解也帮不上忙的一点,他在怀疑自己。
 无论是将信寄出去还现在后悔,甚至连之前的想她……都太草率了。

他不想留下遗憾,所以就连不充分准备过的开始都看起来满是风险。
 他实在是太少感受过“爱”是什么了,他本来也就孤僻而又不善交往,但他现在却又想把这种珍贵的情感留给Tina……他忽然意识到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样孩子气而又没有担当的自己,真是够让人失望。

×
 他对Tina的爱就像街边那不起眼的小乞丐渴望着店里的巨大豪华棒棒糖一样真诚、炽热而执着。然而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即使是面对着看起来触手可及的心爱糖果,也隔着一层玻璃橱窗——更甚者,Newt甚至连自己脏兮兮手都不敢触碰到玻璃窗上一丝一毫。

他想好好爱着Tina,但是他浓烈的渴望与思念也清晰地提醒着他……他也依赖着Tina。

自从和Leta分开了以后已经过去了很久了,Newt却还是感觉自己似乎没有长大。

还是像个孩提一样,冲动无知,固执任性。

神奇动物是很难明白人类的情感的,因为可能连人类本身也都无法搞明白。即使是嗅嗅和护树罗锅这些和他最亲密的神奇动物,也绝对无法参透他内心那种变幻莫测的感觉。事实上……那种感觉甚至都不会摆在脸上。

渴望触碰却不敢伸手,痛苦不堪却从不放弃。混沌,迷惘,难以自持却又被掩饰得云淡风轻……这些统统都埋藏在Newt心中,很深很深。

深到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承认、想要逃避,然而这是避无可避的残酷现实……

就连“想要逃避”的这一念头都让他更为心灰意冷。

×
 爱到底是多么复杂的东西呢……

×
 到最后,Newt终于支撑不住了,浑身的疲倦和憔悴连着睡意一起,让他在无意识之间直接就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是什么也好,怎么做也好,到最后,他一个答案也都没有得到。

然而令Newt没想到的是,像他一样饱受困扰的不止是他。

×
 终于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妥当,累到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错位了……结果Queenie居然睡得比她还早。洗完澡后的Tina生闷气似的瞥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睡得正香的妹妹,叹一口气后关上了灯。

随即倒在床上,沾枕就睡。

一切声音都像是被夜深的雪夜所吞噬……寂静得让人感到惶恐。

然而意识正睡着,便也迟钝了。

……那种泛着诡异金属色泽的不祥的池水一寸一寸漫上来……“救救我!”Tina站在湖中的椅子上直跺脚,她四处张望——“Newt!”

Newt?

“……”她忽然一下子丧尽了浑身的力气——这哪里有Newt,这里除了她以外一个人也没有。

池水张牙舞爪地升了起来,慢慢漫过如她的视野之内……

“啊——”

若不是嗓子被冷空气弄哑了,她一定会叫出声来。

还活着,嗓子好痛,心跳好快……好冷,好冷啊……冷汗浸湿了Tina的睡衣,给了一身彻骨的寒意。她转过头去看Queenie,……噢天啊,她还在睡着,没能吵醒她……说什么傻话!都这么晚了,让她好好睡觉啊!

身为姐姐的Tina立刻为自己不成熟的想法感到抱歉,然后她眨了眨眼睛,才忽然发现自己在哭。

这个认知吓到她了,她倒吸了一口气,冷空气一下子灌进她的鼻腔里,本来就发涩,现在更难受了……Tina一下子被呛得咳嗽起来,她马上反应过并且用手捂住了嘴。

低沉的咳嗽也好,微弱的哭腔也好,都像是雪融化那般微弱而不可闻……Queenie对此一无所知。

Tina抽抽嗒嗒了好一阵子,总算平静了,把眼泪抹干以后她又把头埋进枕头里。

没事的,还活的好好的呢。

只不过是做噩梦而已。

……Newt在哪儿?

×
 夜深人静,仿佛万物皆眠,唯独谁的猫头鹰此刻还飞翔在翩然降落的风雪里,阴差阳错地传递着一份温暖。

×
Newt的状态越来越差,他很努力地把自己每天该写的分量写完,只是把该写的分量写完。

孩子气,幼稚,没担当,他一边唾骂着自己一边忍着怒意一边收拾好自己的稿纸。说实话光是坚持写完要写的分量都让他倍感煎熬。

他什么都不想做,他很想什么都不做,但他不能。

料理起居,写书,照顾神奇动物,所有的日常活动只剩下这三大类。

Pickett也不呆在他的大衣口袋里了,只是用尽自己小身躯所能拥有的极大努力,跟随Newt又大又快的步伐……为此它时常精疲力尽。
Niffler也故意跑到Newt桌上去,拉开他的抽屉,随意抱起看起来还算亮晶晶的东西就跑……然而Newt也不会追它,只是静静地看着它佯装逃跑,然后又看它垂头丧气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去。

到了后来,彼此都累了,厌倦了,甚至有些烦躁了,干脆都歇息了下来互不打扰。

“……”Newt心里很不是滋味,然而他懒得辩解,本来解释不清楚。他也不是没有瞥见Pickett气喘吁吁的模样,也不是读不懂Niffler将东西送回去时眼光里闪过的失望……他只是什么也改变不了,仅此而已。

“我还能做好些什么?”Newt倚着椅子,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桌面。
 从未如此感觉自己可笑。

×
 “好消息,Tina!”“…什么事?”“Newt Scamander先生的信,怎么,还不够好吗?”Tina刚散完心回到家中,就看到Queenie笑得一脸得意——她晃着手里的信纸呢。

“你看,我就说收拾一趟家里准没错吧!怎样!Newt他说会来的!”“你那不是给Jacob准备的吗,再说Newt也没写他什么时候……”“好啦!得了吧你!”Queenie跟她打趣——“挑衣服的事儿上,你还得靠我呢!”

Tina放弃争执专心读信,熟悉的字迹一点一滴化作她内心的欣喜——
 噢,他会来的,他说的,那就一定会!
 噩梦过去之后的一天里,她第一次笑得这样幸福。

×
Newt刚进入箱子,就看见Demiguise在等他。那双黑色的大眼睛带着悲悯般的眼神直直地望向他,一点也没有回避的意思。
然后那双眼睛开始变暖,仿佛想要传达一种什么情绪,黑色也逐渐变成红色。

然后,Newt在它的眼睛里,看到了提着箱子拿着船票的自己,登上了船……然后下船,踏上纽约港口的地板。

那景象对Newt而言,造成的近乎是种无法言喻的冲击。

他像是如梦初醒般地振作过来了,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明亮的光芒。他急忙忙地登上梯子到箱子外面去,想要收拾东西,想要做好计划,然后提着箱子出门买票……

站在Demiguise身后的Pickett和Niffler总算是觉得,这次的外援找对了。Demiguise看着Newt的身影消失在箱子之外,才缓缓转过身来。
Pickett和Niffler这下子总算看到了长得如同慈祥智者般Demiguise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它们能读懂它眼神里是什么意思。

“傻瓜。”

×
几天之后,Newt提着他的箱子,手里捏着船票,按照上面写的那样在指定的日子里,来到了港口。

那天的天气出乎意料的好,让人感觉有些喜出望外,阳光很和煦地照在蔚蓝色的海面上,波光鳞鳞。

Newt这时才想起来,有个问题他还没能知道答案。

然而他已经坐在了船上。

就像Demiguise预言的那样,他终将会去的。
 即使内心再忐忑再不安,他也会去的。

他的鼻子忽然酸了一下,他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倒也没有哭出来,只是鼻酸了一下。

……怎么就这么孩子气呢,毛手毛脚的,一点也控制不好自己。

×
 “我好想你。”

×
 下船的时候天色还不算太晚,Newt几乎是赶去了Tina的那个小公寓。他放轻了脚步潜进去,然后站在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敲了敲门。

思想斗争倒是在来时让他痛苦了一路,然而站到门口的那一刻,Newt的大脑却一片空白。

“快开门,快开门吧,求你了——”他在心里默念着,眼眶有点发热心里却又想笑。

“这就像万圣节的孩子在等家主人开门一样。”他为自己心里浮现的这个比喻感到有些滑稽,然而真的很适合。
门后面有糖。

坐在房间里的Tina看着门外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今天休假,Queenie不是找Jacob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等等!

她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起来了,噢梅林的胡子啊——她赶忙冲过去打开了门,不出意料门外的人比她还高上一些——

“噢!”她简直惊讶得差点呼出了声,“快进来!”她压低声音催促他,然而语气却很喜悦。两个人几乎是身子贴着身子一般一退一进就进到屋里来了。Tina赶快关上了门。

“这实在是……”

“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很抱歉……我也没预算到我会今天到这里的!”
Tina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一点懵,“那是什么意思?”,她愣愣地看着Newt。
 “……”
 “……”
 不是…自己刚刚说了什么?Newt也懵了,他看着Tina的表情忽然察觉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不是!我只是…!”“……”
 越解释越糊涂,Newt心里有点着急,他下意识往前一步想要离Tina再近一点——

忽然脚下一滑——

“哇啊!”两人不约而同惊呼了一声——摔了——都摔了——

箱子咕噜咕噜地滚了好远。
Newt半个身子都压在Tina身上,Tina的胳膊抵着地板。
 “嘶……”
 他听到她吃痛地倒抽了一口气。

搞砸了、搞砸了——
 明明不是这样预想的、应该比这发挥得再美好一点才是——

×
 “…在她面前我可能终究都是个孩子。”Newt伸出手,抱着Tina,他能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怀里的人肩膀并不够他宽,身体也比他纤细。

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即使是这样,他也还是依赖着她,害怕失去。 

——哪怕弄砸了一点小事都足够他慌张好久了。

大概真的是有点丢脸吧,Newt在Tina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不甘心的表情,眼神向上飘着嘴角却忍不住往下掉,带着一种将泣未泣的冲动。 

他把下巴抵在Tina肩上,像是无所适从地靠在她身上,双臂一点一点地加紧,把她锁在自己怀里。明明不配拥有却偏偏舍不得放开手,懦弱而又无耻到了一种极限。 

Tina背对着他,也看不到Newt的脸,只能感觉到他的双臂一点一点地收紧,还有他那克制的呼吸一点一点地滑过自己的颈后。四周一片安静,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清晰可闻,然而也许是女性特有的直觉与温柔,让她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无法明白Newt的意思。

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太奇怪了,没来由地,她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然后伸出手臂来搂住Newt。片刻之后她又觉得不够,又抬起一只手来按上Newt的后脑,把他朝自己怀抱里再推进了一点。 

直到她的手指嵌进了对方的头发里,她才从那发丝细微的移动中,感觉到Newt在发抖——那幅度简直微不可察,就连拥抱都没能让她反应过来。 

Tina忽然也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被人用手指戳了一下,凹陷了下去,也许那个地方还有鲜血冒了出来,一下子灌进她的心里,热乎乎的,但是又蔓延着一种酸楚。 

“……Newt?你还好吗?” 她想确定Newt到底好不好,她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一下子她也手足无措了起来,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却又不想那么无用。

“……” 对方没有回话。于是Tina更慌了,心里没有底,她只好按着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直觉,她用按着Newt后脑勺的那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Newt的头发,然后又摸着他的脑袋,一遍又一遍。 

这十足就像是在安慰着小孩子了。

Newt意识到了这一点,然而却又想要沦陷,不愿逃开……也许,也许还是感觉不太好。

“……对不起。” 他终于开口说话了。Tina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然而他却找不到方法让自己去看着她,只是合上眼,将唇贴着她的脸侧,顺着她的耳朵一直拂过,直到停留在她的唇瓣之前。 

先是轻轻地碰一下,打断了她的一次呼吸。

他的手也快快放下来,转为握住她的双臂。 

再是一次试探般的轻吻。Tina的双唇就在自己面前,在脑海里的视线之内。樱桃色的,柔软的,甜蜜而又美好的。 

他几乎是无法克制地吻了上去。

最开始只是断续的厮磨,后来就交缠在了一起,变幻地契合着难舍难分。

一切都太突然。 

Newt几乎是绝望地想到,他一定是疯了。

他不想冒犯她,他不想把事情搞砸,但他就像是被人抽去了理智,做什么大概都力不从心了。 

会被讨厌吗。 

会被讨厌吧。 

他便在忽然之间停下了那个吻。一下子,他睁开眼,想要知道Tina的表情,却在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看到Tina也睁开了眼。 

几乎在他看到她的同一时刻,她也看向了他。 

这下完了。 

藏不住的,他太清楚自己此刻的眼神是怎样的了。 
Tina看见那双水蓝色的澄澈双眼也像大海般水光涟滟。 

……对自己感觉失望透了。

Newt再也没有继续亲吻的冲动,一次对视像是用尽了他浑身的勇气,他立刻就移开了身子,毫无犹豫地想与Tina拉开距离。 

不料Tina追了上来,她抓住Newt的手,握住它,很紧很紧。 

在被Tina吻上之前那极短的时间里,Newt脑海里只剩那双手的温度是那么的温热,还有那双心爱的咖啡色双眸噙满了泪水的模样。 

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唇上覆盖了什么,他应该是想躲开她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失败了,也许现在的他真的永远无法控制自己。

那双眼睛的魔力让他无法抗拒,他怎么敢拒绝,那太过分—— 

亲吻的换气声中,带着两人彼此的细碎啜泣。 

明明应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的,然而却又让两人觉得痛苦。 

Newt忽然觉得,他大概永远都搞不明白爱是什么。

他想保护这个正在和他接吻的人,他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他也从来没见过自己这样头号的傻瓜,是他自己让他意识到,原来世界上还可以有人让这么美好的一件事变得这么糟糕的。 

他并不想让她难过。

“我很……我很抱歉!”他最终还是很用力地推了Tina一把,逃离了开来。 

“……” 

让那双眼睛满含泪水真是罪大恶极。 
 面对那双泫然欲泣的双眼真是一场酷刑。 

Tina睁大了眼睛,只是望着他,等着他说出什么话来。 

……无法视而不见,Newt犹豫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然后还是伸出了手,把她的眼泪抹掉,然后把她的头发像离别前那次那样别到她耳后。 

“噢、噢!”Tina这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她转了转头,大概是想用手臂把眼泪蹭掉,但她的手还握在Newt手上动不了,她又呆愣愣地停下动作来,看着Newt。 

“对不起。”她看着他静静地说出了这句话,嘴唇都在颤抖。 

“……我不想……冒犯你的,我不是想突然就、就这样……我只是没法控制好我自己,很失败,我不想把事情弄得那么……”

Tina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关系啊!” Tina忽然喊了出来,Newt吓了一跳。

他惊讶地看着Tina ,发现她的眼睛虽然还是湿漉漉的,但是却在笑,脸上的阴霾也已一扫而光。 

“……”他看着她,忽然也笑了,把自己吓了第二次。 

……控制不了的,已经习惯啦。 

他不敢看Tina,只顾自己低下头笑,脸上偶尔闪过一丝苦痛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Tina倒是没有看到那片刻间的变化,她甚至也没有看Newt,她也别开视线,自顾自地笑。 

大概过了一会儿,两人都笑够了。Newt抬头看着Tina:“我很抱歉。认真的。”“没关系。”Tina也看着他,很轻巧地说了出来。 

“我想…我大概有些什么…能补偿你的,可以吗?” “好啊。” 

看着Tina笑着的模样,Newt忽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担惊受怕之后回归平静,释怀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一瞬间如释重负。 

Newt想站起身来,去拿自己那个掉在不远处的箱子,可刚想起身Tina就抱了过来。

两个人一下子又跌坐回地上。 

“我只是想拿……”“噢!呃……”“好吧……先抱一下也没关系,我说真的。” 

Newt认真的抱着那个窝在自己怀里咯咯发笑的女士,望着她头顶的发旋,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 

他仍然不知道爱是什么。 

但他知道,Tina是爱。 

他也只知道,Tina是爱。 

THE×END.

[题外话]: 

第一次写这一对,非常个人主义地乱写了一通……大概发挥得不怎么好吧,有种越写越超乎自己想象的感觉……我不知道我的手发生了什么它为什么会写这些东西下来。 

 基本上是在写两人分开后“独处”的事情,所以想放大写一写他们灵魂里“空洞”的部分。但是可能没把握好,可能让角色性格看起来有些偏激了……(怂

情感也挺复杂的,我也没能处理得特别好,有些是写的很直白有些又故意不讲清楚……(嫌自己讲的直白的东西太多了

一直在重复啰嗦真对不起。(诚恳的

 文中提到的“爱是什么”和“什么是爱”其实是不一样的问题。虽然就这么读着这两个问题可能感觉没什么不同,但是在文中还是不一样的。(低级的咬文嚼字
 而且我写的好直白啊又啰嗦,还特别少女漫画似的……我也想像首页太太们那样含蓄又可爱……(爆哭

 感觉自己就是个不会写故事的主儿。(。

最后,还是悄悄地希望你能喜欢啦……欢迎心心蓝手和评论!(…

 能看完的话,谢谢你噢。

 

评论(21)
热度(94)
  1. 莫小二OwO一粟。 转载了此文字

2016-12-11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