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短篇】静候及春㈩㈠

#三山#本丸paro#自我主义介入与ooc必然#字数比较飘忽不定#

烛火昏黄,驱散了室内的夜色半分。它所投落的浅浅温度附在书页上,顺着三日月宗近的指尖微弱地传到他心里……他的目光再也无法在书面上逡巡半秒,手指也停顿了,按捺在句子边上。先前那些文字都还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现在却又怎样也都挤不进来。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冰冰凉凉地落在他心上,把他的思绪带走。

“僵局……究竟存在了多久呢?”他静坐着,自己问自己,说罢却又一声喟叹,仿佛答案早已了然于心。回想起来他曾经还是一把刀而已,不过就是个工具了,如今有了人的躯体,方便的同时,烦恼也纷至沓来。

有了躯体,就不得不会有心情,有思想,有性格……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才编织了活生生的他……当然也编织了活生生的别人——山姥切国广。

想到这里,三日月宗近便无声垂下头,就像被什么东西折服了一样。无奈如室外雨中的夜雾,缭绕在他的心旁一圈又一圈。

“僵局到底存在了多久呢?”他的思考又回到这个问题上来。“打从一开始,它就存在。”他又自顾自的,在脑海里把答案宣布出来。

自从在深秋里诞生、被对方牵住了手以来,僵局就像寒冬深雪,一点一点地堆叠,甚至逐渐坚硬得像冰了。
几番撼动都不曾使其动摇丝毫。

他无意识地抬起嘴角,闭上眼,轻轻笑了,像是笑局势顽劣超乎想象,又像是笑自己不自量力固执不移……他能笑的东西似乎太多了。于是那嘴角又在苦涩中沉下去,为他的面容平添几分僵硬。

这是种代价,为了一己私欲所付出的代价。

即使手指都被冻得通红发裂,即使心里几番跌宕起伏不敢乐观,三日月宗近也不肯把手从这坚冰上移开。

谁让冰那边的愚钝的后生是自己的眷恋之人,自己怎么可能怪罪得起来?

可当这时,那烛火染在书上、染在他指尖的温度,却是在霎时间冷却了。仿佛烛火被雨水浇灭,夹杂着雨的寒风也重新刮进来,席卷室内带有温暖的一切。

“……叩叩。”室外的风雨里,似乎夹杂着什么声音……“叩叩。”三日月宗近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来打量着自己的房间门——不在室外那么远的地方了,这声音就来自门边。

山姥切国广站在门外,最后一遍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抹了抹自己的嘴角。

三日月宗近坐在室内看向门的方向,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答到。“请进。”

门扉被打开的那一刻最先进来的是他十分熟悉的、谁的披风的一角。

“……”

三日月宗近合上书,在当前的页数留了个折痕,把它放到一边,两手搭在膝上。山姥切国广走进来,规规矩矩在桌子另一侧坐好。

雨声替两人在沉默时给对方问好。空气里的气氛似乎化成一种流体,绕在两人身旁,缓慢地流淌,桌上的烛火也在这氛围里不时摇曳着,像是受不住僵持的重压而一惊一乍。山姥切国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神色在烛光映照下没有好到哪里去。反而三日月宗近却没觉得什么大不了的,他的嘴角挂上了那种稀松平常的弧度。

“……”这样的气氛也太难开口了。

想说的话语盘旋在脑海里,丝毫没有“沉淀下来”的意思。为什么开不了口呢?山姥切国广瞬间觉得焦躁了起来……他想了很多事情,很多话,一直想问——如果不问出口他就不会罢休的。然而为什么,说不出口呢?

窗外的雨似乎大了,在他出神的时候骤响在他耳旁,聒噪得不输于夏日的蝉鸣。

室内静谧得似乎有些太久了,就到让人觉得倦意上涌。三日月宗近便率先给山姥切国广铺了个台阶。他缓缓开口道:

“比起谈话,我更希望你去睡一觉。”

这句话就像窗外的风一样,呼啸过雨中却又不受雨水的打断或阻隔,传到山姥切国广身边来。

可这句话却是山姥切国广怎么想也都想不到的一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关联吗?

“……仿制品不需要明白吗?还是说明白不了?”他的嘴张张合合,终于艰难地吐露出这句不稳的话语,将疑问抛给对方。

他似乎总是无法明白三日月宗近的想法。但这样不行。他有些东西不问明白,就会不安。

可是……想问的东西……到底又是什么呢?他又忽然觉得说不出个所以然。

“不是,你也累了。”三日月宗近也像读不懂他的想法、读不懂他的焦躁不安一般,自顾自地接话。“就算手入把伤势给恢复了,你也还是疲惫的。”

“疲惫”这个词,隐隐约约又在山姥切国广心里触动了些什么……

“你在说什么?”

他又想不清楚“疲惫”到底意味着什么,太混乱了。他好像记得是不是曾几何时,三日月宗近也这样说他……但除此之外,好像有还有别的。

三日月宗近将山姥切国广眉头紧锁的模样看在眼里。“你确定要听解释吗?”他问山姥切国广,对方则被他的疑问勾得抬起了头。只是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山姥切国广就截获了三日月宗近的目光,深邃得好似浩瀚宇宙依稀点缀着点点星辰,美丽却又让他觉得暗藏危机——那眼神就像不由分说直接上弦的利箭,而箭头已经瞄准了他。

“我不认为这会是你想听的。”

然而未等山姥切国广发话,箭就离弦了。

他被这箭刺穿、钉在原地,呼吸一滞。

每一次都是这样,毫无进展一般。现在该怎么回话?情况完全没有往自己所期待的地方发展,自己又被对方的话语噎住,说不出话来。

面如死灰。如果要让三日月宗近形容此刻的山姥切国广,大概就是这个词了“……脸色不大好啊。”他现在会在想些什么呢?三日月宗近趁着沉默的间隙,也开始揣测起来。“我为什么笃定他会疲惫?”“他会想到他无法‘察觉到疲惫’理由吗?”

愚钝的后生啊。

“我希望你能多休息一会儿。”

似乎是不打算再等对方开口了,三日月宗近决定剖露那些“不算是山姥切国广想听”的话来。

“为了谁都好。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大家也好。多休息一会吧。”

“你已经对你的疲倦视而不见够久了。”

THE*END.

【还想着二更的没能做到……开学了也忙碌起来了。一体机终于好了……不用重新码六千多字的文真好。接下来的几章就有些气氛紧张了……呃就算不用说大概也是能感觉出来的吧。我给个预告,接下来几章都会涉及个人对cp的的一些感想……请自行斟酌。即使任务艰巨我也会努力驾驭的,毕竟这一章都发了,撤回也来不及。】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