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短段】「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三山#本丸paro#夏目漱石的月色梗#清水柔#迟疑系#景物捏造未参考景趣可能有bug
 
山姥切国广难得有清闲下来的时候,不过那并不代表他不会选择独处。 

他避开了其它的许多刀剑,独自捧了一杯茶坐在了走廊边上,视野所及的远处是偌大的本丸里的竹林。那大片的翠竹都生得笔直,绿意在夜色下也碧得醉人心神。竹林深处还有一处池塘,透过竹子间隙依稀可见那池面上的笼着月色轻纱的荷叶荷花也透着朦胧的美感。 
 
今夜的天气也犹佳,水面鲜有云雾缭绕,池塘里映着天空。抬头也可以看到清晰可见的繁星点缀在深远的天空里,似乎有一点美得不真切。 
 
夏末的夜晚亦淡去了几分燥热,凉风习习里携着几声蝉鸣都显得不那么扰人。晚风撩过他的额发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卷走了细碎的汗珠也捎来了凉意,金色的碎发也不时蹭过他的眼睫毛诱得他眯起眼来,却并不觉得扰人,反而让人有些眷恋这种轻柔的舒适感。 
 
他眯着眼睛,无意义地眺望远方。他看见竹影轻晃,听见它们沙沙作响,也看见竹影间隙里的池塘上浮萍起舞,两三锦鲤灵动地游过时就像是有胭脂在水里轻轻化开,竹叶上的夜露掉进池塘里也微微清脆作响。
 
孑然一身而享受万籁俱静也并非是什么难过的事情。 
 
他捧着已经凉下来的茶呡了一口,也许是想润一润嗓子。任何人若是能享受这般美景,自然是不愿移开眼的,因此他就连身后有人到来也未察觉丝毫。 
 
三日月宗近同样是捧着一杯茶,趁着静夜四处游荡,踱着踱着恰巧也走到了这边来,这一巧遇自然是让他脚步一顿。 
 
“还真是一顿好找。” 
 
即使不用走近也可以隐约看见抬起手背抹了抹嘴唇的山姥切国广的嘴角带着柔和的弧度,他只得在心里默默喃上一句。 
 
对方静下来的时候,也是很好看的,只是他从来不自知。面部轮廓的脸色似乎都被月光饰得柔和,就连望向远方时的眉眼里也褪去了平时的那种倔强,露出一种向往着什么东西似的神色来。三日月宗近阅过许多书,一时之间脑海里却又形容不来,像是有万千词汇在脑海里走马灯般闪现过,却又黯淡了去。 
 
对方双手捧起茶杯,樱唇抵上杯沿,茶水面上水光盈盈,动荡着漾起圈圈涟漪把他的倒影扰乱……水中的倒影里久久晃荡着也扰的三日月宗近挪不开眼……直到对方再放下手,杯沿处那紧贴着的双唇才分开来,牵扯着银丝断开来,水渍在山姥切国广的唇纹里隐隐发亮……月亮倒映在杯里,水面已经又是一片平静。 
 
“……” 
 
总算是,有了迈开脚步的理由。 

三日月宗近走得很轻快,衣服下摆的流苏也随着步子晃着, 他挑了个离山姥切国广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坐了下来。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这是他偶然一次在主上的藏书阁里阅到的句子,也是他走过来的一路上反反复复想要说出口的话语,如今总算是说了出来,尘埃落定。 
 
“……”山姥切国广还在神游中,思绪有些呆滞,他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又低下头来,恍恍惚惚之中又瞥见自己的茶杯里也有一轮月亮,于是不自觉地又认真多看了两眼。 
 
忽然有风,两人的头发都被风拨弄得有些乱了,三日月逆着风转头看了山姥切国广一眼,对方没有动静,只是盯着茶杯在看,于是他也忍不住低了头。 
 
“嗯……月色很漂亮。”“……” 
 
对方的声音没有断断续续,而是很真切的传到了三日月的耳朵里面。 
 
而三日月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自己杯中的月亮,无声的笑。 
 
THE*END. 
 
【玩梗玩得非常开心,但是很可惜的是很久没试着练写景,可能这篇写的不是很好吧。我很喜欢看到三山这对cp像这样清水柔的相处模式,说是没什么恋爱因素也无可厚非可是却还是觉得有点甜的这种。另外说一下《静候及春》停更两星期,因为备考……这一篇也是拿来混更的。】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