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短篇】静候及春㈦

#三山#本丸paro#自我主义介入与ooc必然#字数比较飘忽不定 

但他又是匆匆向后退开一步来,生怕自己的衣袂扫断了对方的吐息而暴露行踪,他逃也似的走了,却没忘记把脚步刻意敛得很轻。他总觉得自己走得慢了,感觉好像有荆棘缭绕缠上了他的双脚一般,他只得把步伐放大。直到转过几个转角,确信山姥切真的不会跟过来之后,苦不堪言的情绪才伴随着着他深呼吸之后仰头吐出的气流渐渐消散,归于平静。

他眼角的神色甚至都迅速恢复到了平日的那种波澜不惊的沉稳,这真是完美的掩饰,这样走出去无论遇到谁,他都是无懈可击的。

毕竟心悸这种东西,只有自己才能最清楚的感觉到啊。

因此,山姥切国广对此一无所知。

小休结束之后,本丸的运转速度又回到了往常的那种忙碌充实,当番远征出阵演练,样样不漏。实力最强也最为默契的一队仍然担任出阵队的角色,去时代地图里带一些资源回来。不过制定的地图上已经被审神者打上了“检非违使出没”的记号,倒也不是一份当成闲来练兵就可以了的差事。

没有人可以预料到那种被强化过的敌人是否出现,出现了又是何时,这倒让人觉得有些碰运气了,而山姥切国广最讨厌碰运气了——敌人究竟会有多强呢?能够带领大家平安无事地回来吗?

“自己只是仿制品而已”的枷锁把“侥幸”的存在,隔绝在他的脑海之外。

他心不在焉了一阵子,再好好整理自己的刀装球。最后拉了一下自己本来就戴的好好的兜帽,然后出了门。

一队的大家已经在本丸门口集合好了,山姥切国广走过去,翻身骑上自己的王庭马的同时快速地瞥了一眼其他人——刀装都配备完善了。

就这样吧。

他又是一个回头,双腿夹了一下马腹,然后就带领着大家出发了。

队伍最后的烛台切最迟离开本丸的大门,他回身和关门的小短刀挥手示意再见,却看见五虎退帽子上趴着的那只小老虎,正伸手扒弄着低飞的蜻蜓,好像想要抓住它一样,险些翻掉下来。

“我去前面索敌!”山姥切国广朝身后的众人喊道,然后就只身驾马跑远了去。“好——请小心!”烛台切向他招呼了一声,也原地休息了起来。“呼——咻——”萤丸手握着缰绳,骑在马上深呼吸了一下。“好闷啊,闷得我都两眼冒星星了,好像以前看见到的神社里的萤火虫一样。”“天气确实有些沉闷了,还请您多加调整吧。”太郎太刀伸手抚摸了一下马的腹侧,给自己的搭档揩去汗珠。“恩,是啊,快要下雨了吧,离开本丸的时候天气就已经不太好了,没想到到了战场也是。”“真让人感到不愉快~”清光在烛台切的话尾给他补上了一句。

三日月听着队友们的闲聊,并没有说话。他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色,稍微皱了皱眉,他确实也嗅到风沙里掺杂着即将要下雨时的那种涩味……不对,空气里灰很重。他又抽了一气,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都准备好!”他将手搭在刀上的下一秒就对同伴们发出了警告,这声音随着风扩散出去,显然是在空旷的战场上显得过于突兀了,惊起了远方的一群飞鸟——后面紧接着第二群。

“啧。”敏锐的加州清光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的意思,其他人也相应进入了警备状态。果然,远方的密林里很快扬起了沙尘,朦胧一片中忽然冲出一个黑影——慢慢扩大。

山姥切国广和检非违使。

众人朝总队长那边赶过去,一场恶战就此展开。加州清光用力夹了一下马腹,然后俯下身来,紧贴着马背嘟囔了一句:“这下麻烦大了。”“呵呀!”话音刚落就传来萤丸的一声吼叫,清光一转头就看到那小魔王抽出大太刀来挡住密林一侧忽然窜出的强化短刀。“对不起!我要殿后了!”“好,请您小心!”烛台切也抽出刀来,砍过挡路的枯枝。

山姥切国广还在朝自己的队友这边赶过来,他本来不用如此耽搁的,但是除了那把负责偷袭的短刀以外,敌军的主力都在自己的身后,他不得不抽刀抵挡不时就向他袭来的攻击。“该死,再快一点!”他一手紧拽着缰绳,另一手反手抬刀挡过身旁那把速度较快检非违使太刀的攻击——虎口震得发麻。王庭似乎也被这力道吓到了一般,惊慌着把步子拉大,刀光剑影在这动物身旁不断地交锋实在是对他有点不太友善,铮铮敲响逼得他疯跑。

“队长,靠右!”加州清光少有地扯开嗓子嘶吼起来,队伍里除了山姥切以外机动总值最高的就数他了。“知道了!”山姥切国广猛地一扯缰绳,侧踢一脚马腹,王庭就会意朝右侧压过去,连带着那把敌太刀也被迫向右靠去。

山姥切国广的左侧终于传来一道刀刃相接的声音——清光帮他支开了一把大太刀。

“少了一个。”他在心里默数到,然后动身把马前进的方向调整回正前,他和其他队员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还差一点——烛台切从他身边经过,拦下了一把枪,三日月也帮他拦下一把薙刀来。

山姥切任马因惯性而跑远了一点后就很快调头回去协助他的队友,太郎太刀也赶到了前线助阵了,大家的刀装经过前几场战斗已经损坏得所剩无几,能够聚在一起才比较安全。

“没事吧队长!”“不用担心我!”烛台切并没有分神看向山姥切那边,但是还是被对方呵斥了回去。兵器交战的声音不绝于耳,伴随着混杂着血腥味的风尘扑向众人,天色愈发黯淡甚至让人逐渐连影子都看不清,滚滚雷鸣低吼起来——要下雨了。

令人不愉快的天气和令人不愉快的战况。山姥切国广很不悦地朝面前的太刀挥了一刀,狠狠砍过对方的腹部——对方还没有咽气,但是下一秒却被一刀银光拦腰斩断。“蹡蹡——”他的耳边传来萤丸的声音。

他回来了,那就意味着还剩四个。

但山姥切国广并不想冒险:“调整阵型,横队阵!”这是他印象中最能保护己方的阵型了。众人得令逐渐调整好来,敌方似乎也察觉到了战况的变化,变得更为凶恶了起来。

“害得我这么狼狈!我可不会放过你!”加州清光率先出击,握刀冲向他的老对手——那把大太刀。敌大太也不甘示弱,背后那的不详蓝光猛然如火狂撩,蹿腾起来后,它也朝加州清光冲去。山姥切紧随其后冲向那把高速枪,对方的刀装已经被先前的战斗削掉了,自己的应该还能支撑一会——思索的同时又是一刀,那把枪被攻势弄得向后退开了几步,对方随即嘶吼了一声以后朝山姥切猛地一抬手。“啧!”轻敌了,山姥切眼睁睁看着自己仅剩下的刀装也被破坏掉了,落在地上。“哈啊——”不过幸在烛台切从另一侧给那高速枪来了致命的一击,总算解决掉了一个心头之患。

山姥切国广的精神紧绷了起来,他现在已经没有刀装防护了,必须小心谨慎才是——别人呢?他快速扫视了一下其他的队友——都还好。

他松下一口气来,赶过去支援加州清光。

THE*END.

【歇了快两个月突然一更是不是很吓人啊?班上的学霸爸爸也在催我更文于是我就干脆更了,tag不想贴太多单独的角色tag所以就这样了,感觉自己文风实在是太流水账了所以前一阵子自我嫌弃到快飞起来,不过还是咬咬牙,写了下来——超级奇妙噢。关键剧情卡一卡以求动力,至于错字还请饶了我吧——我现在手机上没lofter了真的改错字好麻烦噢——呃,你们可以直白地理解为我比较懒。】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