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短篇】静候及春㈤

#三山#本丸paro#自我主义介入与ooc必然#字数比较飘忽不定

*㈤

等到山姥切国广用手背蹭去洗脸时滑到下巴那里的水滴后,正准备离开时,一期一振正推着最后那几个刚起身的小懒虫走进来。“早安!”鲶尾藤四郎一进来就朝总队长露出了一个笑脸,可是眼皮还耷拉着,一看就知道他还是在睡眼朦胧时稍微瞥见了总队长他才打的招呼……毕竟笑得有点迷糊。

他身后跟着的是因为夜战而稍微晚起了一些的平野和前田。

“恩。”山姥切国广自然不可能笑着回应他,不过是出于礼貌与习惯回应了一声,但鲶尾倒是对此毫不在意。“总队长早安……”另外两个稚气一点的声音响起——外貌酷似双子的两位小短刀就连抬手搓眼睛都有些默契,一个抬左手一个抬右手,在山姥切眼中看来好像就是有两只猫在晃爪子。

好像有点可爱啊……他希望自己嘴角抬起的一抹微笑没有被人察觉到。

宛如双子的两位小短刀已经径自与他们的总队长擦肩而过,去取木盆打水。鲶尾还站着,正在给自己的制服打领带,没有夜战但是素来就爱赖床的他此刻明显还没有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利索地绑了好几次,但最终都因为那利索过头的“敷衍”而把领带打得一团乱。一期一振则站在他身后拿木梳给他梳头发——也不是溺爱,他只是总是有点想要享受与自己的弟弟们相处的时光。

山姥切看着一期一振眼神里露出一抹带着无奈意味的温柔笑意,他看见他并没有停下手,黑发依旧从木梳的齿隙缓缓穿过,偶尔因为发丝互相缠绕,那梳子的动作才会显得磕磕碰碰,速度进一步慢下来。

鲶尾也仍然与自己的领带搏斗着,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兄长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他鼓着腮帮子屯了口气,再慢慢呼出去,手上的动作开始慢下来了,山姥切看见他的眼神精神了不少。

不过很可惜,可能是因为打到一半才对精神状态进行调整,他还是失败了,虽然领带的样子稍微比之前看起来好了一点,但鲶尾似乎还是认真的又把它拆开,想要从头来过。

山姥切国广看着又解开领带的鲶尾身后的一期一振闭上眼笑了。

“……”他上前一步,伸手帮鲶尾系好了领带。在他停下动作之后一期一振轻轻晃了一下手臂,鲶尾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在他人手中滑了一下,随即会意,对着总队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嘿嘿嘿,谢谢!”“不用。”山姥切国广点了下头,金色的刘海晃了晃,但是因为有些湿意而稍微在他的鼻尖上逗留了一会儿。

鲶尾看着他,眨了眨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天真的神色。

这样一来就好了,接着,山姥切国广就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好了。”一期一振帮鲶尾束好辫子,把那红绳系出一个他颇满意的结来。“一期哥。”“嗯?”“山姥切殿是刚刚洗完脸吗?”“应该是吧。”“好罕见呢,现在还能看见他的刘海沾着水。”“是呢,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只是稍微起晚了一点吧……啊等等,我忘了告诉他我帮他清点过刀装和资源了。”“诶诶,这样啊。”鲶尾一边含糊地回应着,一边给自己的衣服扣纽扣。“嗯。”“水已经盛好了——”“噢——”这样聊着的同时听见前田和平野的声音传来过来,鲶尾也提高音量回应了一声。

“去吧。”一期一振拍拍他的肩。“以后不要总是赖床噢。”

“嘿嘿嘿,可是这样,一期哥才能有机会给我梳头发!”鲶尾会意迈开脚步朝前田和平野走去。

“就会瞎说话。”他听见背后兄长道出这样一话,可是语气里听来毫无责备,他和一期一振这时候倒是相当默契,毕竟两人都知道这是打趣而已。

离开鲶尾他们后,一期一振独自走在本丸的走廊上,感觉走廊边上的土地上有什么东西在跃动,他停下来,留意了一下。

啊,那是房檐上的积雪融化之后的水滴,打在泥土上而给他造成的错觉。雪开始融化了,气温也开始回升了,虽然冬日的本丸因他们的感恩之意而在他们的眼中美得仍是富有朝气的,但是等到春天到来了的时候,那景色又是另一番震撼心灵的极致。

绚烂的樱花大片大片地开在头顶,几乎快要遮蔽了天空却拦不住霞光和日照,橙色的暖阳照在或是洁白或是淡粉的樱花上,那景象美不胜收,终生难忘。

所以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屋檐下,感受着那晶莹剔透的水滴掉下来,把他的白色手套浸湿的那一小处。

那凉意顺着他的指尖一直传入脑海,使他的涵含笑盈盈的眼神也如水波一般在眼角漾开。

一队今天没有出阵的任务,所以他可以看见总队长的身影在本丸里忙碌着……在他的印象里,山姥切国广总是像上了发条的人偶,没法停下来一样,明明可以把任务分配给别的人,他却总像不知疲倦一样亲力亲为。

所以,是不是累了呢?

今天起晚了的他。

一期一振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决定不直接体现他的想法。“……”他能在脑海里轻易地想象到,总队长如果得知自己此刻的心意,一定会搬出他的个人风格来驳回的。

“已经帮忙清点过刀装和资源了,早餐的话烛台切殿也准备了……本丸所晾晒的衣物吗,啊,这听起来不错。”一期一振敛起自己脸上的灿烂笑容……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坏习惯”,不好好掩饰的话,露出马脚而被总队长发现了的话可就会功亏一篑。

他不急不缓地朝心中的目的地进发,一路上发现醒来的刀剑已经越来越多了。清光和安定已经穿上了内番服,拿着木帚清扫着庭院;远征的小短刀们也在喧闹中出发了;江雪和山伏已经焚上了香,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他们细碎的诵经声;小夜和宗三还有堀川、和泉守也正准备出门去万屋采购些物品……大家似乎都已经就位并且各司其职。

噢,对了,没有听见马匹的嘶鸣呢……第一部队今天是假期呢,正好。

哈哈,虽然对于山姥切国广殿来说,没有假期这种东西吧。

一面这样想着而又一面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本丸后院的一期一振,果然在歌仙兼定的身边发现了那个浑然白色却又带有污渍,令人熟悉的背影。

“早上好,歌仙桑,啊,总队长也是,早上好!”歌仙兼定听见这话的时候,正在收被褥,等到白花花的被褥不再挡住他的视线,他才发现来者是一期一振,还不由得觉得有些惊讶。“早安啊,一期殿今天看起来也气色很好呢。”不过都是同伴,没有什么好提防的,他便欣然回应了一期一振的招呼,至于山姥切殿,一期一振看见他收下一件衣物之后才转过头来和他对上眼。“……”对方没有说什么,不过一期一振知道他并非不理睬,因此,他朝着总队长微笑着眨了下眼。

这可不止是示意对方“我知道了”而已。

虽然山姥切国广只会把这个眨眼理解成这样。

但那恰是一期一振想要的。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啊,感激不尽,您来的正好,我可以在这冬日里偷偷懒,不用多次因运送衣物而往返了。”“是吗,哈哈,不用谢。”一期一振笑着回应了歌仙的话,然后走过去,很自然地开始伸手帮忙收拾那些晾晒着的衣物。

“……”见状,山姥切国广也未多言,只是径自离开了两人,在与歌仙擦肩而过的同时看了他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并无大碍”之后就离去了。

“……”一期一振抱着衣物,站在原地目送着总队长离去,从一开始就觉得有些纳闷的歌仙便也抱着被褥站在一旁,用目光打量着他。“你今天,不送远征的队伍们一程吗?”“不送。”

歌仙眯着眼看着一期一振,目光里的狐疑意味显得更深了。

“山姥切国广殿下,今天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是吗……”歌仙沉默了一阵子……他可没有在总队长来帮忙的时候说过对方气色很好的话,现在又有一期一振的话语和行为作证……

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一期一振的意思。

无需多言,亦无可非议。

THE*END.

【天啊……读者朋友手速太快,我在电脑上发出稿子来,还想在手机上调整调整再贴tag……改完第一遍就发现有人点了小红心……这个速度,想必加给大太刀们的话效果会是极好的。看到了大家的评论点赞小红心真的很受激励……非常感谢!不是很会说话而且秉持着“最好的回复就是更新”这样想法,就码出了这一章…这么说来的话,看内容好像有点tag欺诈呢…不过绝对不是故意为之的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