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段集】温居 ㈠

#小狐三日#同居#现paro#温馨向#日常细节描写,也许枯燥乏味(其实也只是想写写手)#亢长#也许ooc#搭配慢镜头食用效果更佳吧……

⒈洗碗

“呼呜呜——”零星细碎的调子是一支名家的轻音乐,家喻户晓众人皆知,不同之处在于伴奏是碗碟的轻敲磕碰和水声潺潺。小狐丸一如既往的在这个时刻听到有人哼唱,只是选曲不同。他从廊厅走出来,转身步入厨房,倚在那木门边,偏头望着。

他佩服三日月就连洗个碗也是一副悠哉游哉的享受样子,也感到很庆幸,至少有个这样的人贤内助地照顾自己的起居。不过比起这些,小狐丸这样自觉的跑过来,多半还有点别的理由。

只见三日月穿着藏蓝色的格子围裙站在水槽边,一边哼着调子,一边快速扭动手腕,抹布把碗内壁抹了个遍。

这时候,三日月手背上淡淡起伏的筋络便会映入小狐丸眼内。

他看起来心情很好,合着调子轻轻点头,深蓝色的头发在暖光灯下一晃一晃地,那上面的光晕就像是一抔黄沙在顺着海浪滑下。他右手托着抹布,碗微侧着身子躺在抹布上面,左手旋转着碗,让碗的外壁蹭着抹布绕一圈。

这时候三日月会把他的左手大拇指扣在碗内方便行动,大拇指的指甲、指背、一直顺着往下直到手腕,便都绷出了好看的弧度。

最后张开掌握住碗口,用抹布把碗底也擦了擦。

就这样,全部的碗碟都被细碎的泡沫覆盖后,三日月把它们冲净,再按照大小悉数垒起来,放在水龙头下面,让水从最上面的碗流下来,就像斟香槟一样。直到水从最后一个碟里满溢出来,他才关上水龙头,把全部的碗捧出来,左掌托着最上面的碗的碗口,右手托着最下面的碗的碗底,倾斜过来,把水尽数倒干。

这个时候大概是三日月在洗碗时最用力的时候,双手的手背上筋络便也最为明显,指根处还能看见浅窝,还有用力绷紧的大拇指筋络最为明显,并且与掌心向掌背过渡的地方形成一个醉人的绝对领域。

因为晚餐后彼此都很清闲,有时候小狐丸便就如现在那样站着,看着三日月洗洗碗。三日月的动作不紧不慢,所以相较来说算是洗得慢悠悠的那种。但是小狐丸也没察觉,那是三日月在日月流淌中,故意地把速度放慢。

他再把碟子里的水也倒干,拉开橱柜,把碗碟放进去烘干消毒。最后再把抹布上的余渍洗净,挂在壁橱下的挂钩上,然后低头,摘下围裙,转身。

“啊,小狐。”回过身来才发现身后的人儿,嘴上的调子戛然而止。望着小狐丸的三日月笑得很柔,很自觉地把双手往对方面前伸。“又跑来看我洗碗了?”

小狐丸也约定俗成地把双手伸过去,裹住三日月的手。

“嗯?”

湿湿的,还有点凉,手指纤长得秀气,长指甲的前端是圆圆的弧度,上面还沾着水星。每当裹住这双手,小狐丸才会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手还真是粗糙。

“嗯,饭后洗碗也是辛苦宗近了啊……”“哈哈,那倒不至于吧,收拾收拾过后人的心情也会好很多,倒是小狐你太客气啦,见外似的,听起来怪怪的。”“嗯……所以我就说你让我来洗就好嘛,反正我的手再粗糙一点也没差多少。”

这句话小狐丸抱怨了很多遍,气势也和以前一样。

“啊,可是是妻子的话,饭后洗碗是应该的吧?”

“说什么傻话……”小狐丸内心有点害躁了,今天的他也被恋人的话语和笑盈盈的脸蛋击败了。他低下头,凝视着掌中的那双稍微小了一码的手,然后温柔地合上掌,把三日月的手包在里面,摩挲起来。

“虽然说不能戴手套啦……”小狐丸的耳根有点泛红。“哈哈,是是。”三日月也习惯了,知道,也不打算说破,他的笑声澈如铃,回荡在厨房里面。

小狐丸有时候也真可爱呢。

“走吧,我给你抹手霜。”“好。”

手上的水已经被小狐丸蹭干,三日月被小狐丸牵着走,走到一半他似乎才想起了什么,加快脚步跟上去。

“哈哈!”很快地抽出被对方握住的手,调整姿势给走在前面的小狐丸来了个背后杀。“诶!咋了?”

“也没什么啦。”对方停下来脚步,三日月也顺势停下来,踮起脚尖,抬臂环住比自己略高些许的小狐丸。

“只是把惯例在厨房里的拥抱补回来而已。”他把头埋进小狐丸的肩上,放慢呼吸匀匀地吐了口气。

THE *END

【题外话:

描写的大概是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画面!看了小心翼翼式的片头tag还能点进来并且能过坚持下来看到现在的话,真是十分感谢您的耐心与不嫌弃!因为描述的这些看起来真的是很啰嗦,但是如果用条漫或者gif来表示的话大概会简洁很多,何奈自己画力不足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这样的表达方法……!唉,本来在脑海里的初次品就是挺可爱的画面啦,无奈写出来之后倒是感觉虎头蛇尾的。顺带一提,温居的系列还会一直写下去!来自生活中的灵感都会或多或少地用小狐三日的cp记录下来…能不能写出感觉呢…苦恼…罢了…自娱自乐地高兴而已啦,总觉得写了什么催人入睡的东西:D听着唱见靴子嗓的《boyfriend》写了这篇!如果不介意请把这个当做bgm吧233tag够多了不想再打比较多余的,所以把这件事放到这里才说也是略失礼了,抱歉233

那么,如果能得到您的喜欢便就不胜荣幸^ ^】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