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许墨】情感反应方程式的催化剂是双向坠入

许墨#应该有点ooc吧

名字看起来非常学术实际上和内容一样都很扯淡。
不知写了什么艰涩难懂的玩意儿出来……我,只希望没有语病……
明明不是许墨吹,写他倒是写得非常顺手,太奇妙了,他真是个神奇的男人。
纯剧情,没有车,还有点虐,可以说是毫无吸引力了。
剧情才推到第五章,对许墨的认知也就地停在这了,所以这篇文章想写的东西就很微妙。看了觉得受不了的赶紧退出来啊,真的。
bgm就是许墨的bgm……听纤细一点的那个吧。
剩下的话我就写在篇末了。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与你相遇了。

虽然他知道,偶尔的相遇只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你的脚步,顺带还刺穿了你的不怀好意罢了。

就是这么误打误撞的可怜事而已。

“走吧,既然都遇到了,不如陪我吃顿饭吧。”他隔着几个人的距离,和你打招呼。明明你才是寻找他的那一个,却在这一刻,看着朝你招手的他,你产生了“许墨才是那个在人海中寻找着你的人”的想法。

他又怎么会寻找你呢?他可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寻找你啊。他本来就是因为他自己的事情才要出门的。你心知肚明,却还是为自己内心升腾而起的那一丝微妙感想保留了余地,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应声过去,又尴尬地用“好巧啊”之类的话语打发过去,心里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许墨能发现你在跟踪他,却不打算计较你的“好巧”,真是奇怪。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如今你越来越觉得这句客套话真是救场的良药,对这浅薄的三个字愈发感激了起来。

“这附近有间评价很不错的餐厅,我们就去那里吧。”你应声答好,然后便随着许墨的脚步。

天阴欲泣,空气里翻搅着带着湿意才会浮现的尘土气息,你觉得有些气闷,深呼吸了一下。这当然是徒劳无功的,你仍然觉得这天气让人心生郁闷。带着一副开路姿态的许墨,走在你前面却不曾回头,丝毫没有顾及到你的心思,在这样混浊的天气里他走得快步生风,你在后面稍微有些跟不上。

他就不讨厌这样的天气吗?

到了餐厅里订好了两人桌,许墨和你坐下来,他把菜单推给你。也许这就是习以为常的手段吧,他在餐桌对面大概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你也习惯了,放任自流,点好菜了就直接将菜单还给侍者。许墨似乎在点菜的主导权上向来没什么要求,“要份青菜就好了”,他常常是这样。不像你,非得点上些取悦自身口腹之欲的好东西不可。

“许墨不讨厌现在的天气吗?”菜单离手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憋不住了,把压抑在心口的话问了出来。“现在吗?”他看着窗外——你们恰好是靠窗的位置。他抬头望着天空,看了好久,似乎那双眼睛也想从大肆铺开的乌云里找到答案来。

“……也就还好吧,不是很排斥。”语气是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你不知道他在迎合些什么。

“我倒是觉得很闷,喘不过气来……下小雨的天气我倒是很喜欢,但是现在就……不像是要下小雨了。”“是吗,阴天啊……你这么讨厌阴天吗。”“只是觉得大雨来临前让人不舒服就对了。”“毕竟气压会降低,所以才让人不适吧。”他在这时笑了起来,看着窗外一脸淡然,你却纳闷他为什么还可以心情这么好——他可是两手空空,你知道的,他没有带伞。

明明跟随着他出来的时候,天空就已经很阴沉了。他却似乎根本没有打算计较这些东西,路过便利店时都连别人特意摆在门口等着卖的雨伞都不看一眼。

“所以……算了,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似乎也想打破沉默,然而话语里又自行否定了要找话题的意图。“……嗯。”你随便附和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些低落——但是,但是不说点什么就好像还是,会很奇怪。

“许墨呢?今天出来是为了什么?”你有些心虚地看着桌布,又问出了这个问题。

和这个男人相处,为什么有种一成不变般的感觉呢?

好搞笑啊,就这样,轮回一般的不是吗……

“我吗?嘛,观察人类活动吧。”

“又是这样?”

“对,学者很忙的。”他开始开玩笑了。

“是啊,真的很忙,连雨伞都忘记拿了。”你在心里笑着调侃了一句,表面却是干巴巴的陪笑。

“许墨真的很喜欢科学呢!感觉你好像对自己想要研究的领域总有着永不磨灭的兴趣……”心里不是滋味却不影响你表面的正常发挥,对话还是要继续的,你不知道是顾及谁的感受,赶紧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是呢……”听你这么一说,他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不知是顿悟,还是诧异。

“……”这下子你的话也接不下去了。

你看看桌布,再抬眼看看他,神色局促而窘迫,像是答不出老师问题的孩子。

许墨没有说话,但眼神里带着笑意看着你。你撞进那静止不动的湖水里,还未来得及挣扎便陷了进去。

你不知这本质仍然死气沉沉却在此刻难得鲜活起来的湖水,是连涟漪都不曾漾起的。

“我之所以研究生命科学,之所以研究人类,是因为,我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缓缓开口,语气平静得就像在和学生讲课一样。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确实看向你,但眼神又有些失焦。虽然你知道,他嘴里蹦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说给你听的。

对,嘴上的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给你听的,心里,就不是了。

他面不改色,似乎早已习惯了否认心里的一切话语,也习惯了在内心中兵荒马乱之时作出俨然不动的表情来。

他鲜有兵荒马乱的时候,平日的他甚至找不到一个状态来运用这个词,但是面对你,他几乎是在刹那间就能明白,有关你的一切就是那个合适的语境。

他从未想过他的世界还能被渲染上色彩,他的人生亦同。然而他却很清楚的明白,你就是那四处奔走却难以驻足的缪斯,仅仅是为他那黑白基调的世界带来色彩,带来美,带来爱,带来一切他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的东西,而已。他再也清楚不过了,等到你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惊鸿一瞥之后,你便会头也不会转身离去,徒留他一人在原地,眷恋地用目光追送那所有随你离开而一同消散的,美好的浮光掠影。

“比如说,你。”许墨终于把视线的聚焦到你的身上。你被突转的话锋吓了一跳,眼神也变得跌跌撞撞的。许墨却无视你的诧异,拉起你的手,抚摸着你的手心而将它舒展开来。

他的指尖停留在你柔软的手心里,静静地指在那,仅是这样你便一瞬间开始觉得难耐,明明他什么也没做,手指都没有挪动,你却心虚地想要逃开。

不只是手心多好呢。

连你柔软的内心,也能就这样轻易地摊开来就好了。

就这样把你最脆弱的部分直截了当地暴露在空气里,暴露在他面前。

就在你快要按耐不住自己抽离手的欲望的那一瞬间,许墨的手指动了。

“这里。”他的手指滑上去,指着你的脉搏跳动之处,从这里开始,他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往上推移,顺便连你的衣袖也一起推开。

“……”

“……”

一直抚摸到你的手肘内侧,许墨才如梦初醒般,触电似的抽回手。

“……所以,这里怎么了?”你隐约还记得他最后一句话是这样。

“……是啊,怎么了呢?”他的笑脸带着刚刚醒来的人所特有的倦意。你也不知道他刚刚出神时都想了些什么,才会露出这般有些失魂落魄的神情。“哈哈,抱歉,其实也没什么,是我故弄玄虚了。”许墨笑了,脸上恢复了那种柔和如水的表情。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的脉搏哪里不对,是不是生病了……”

“这倒没有,不过心主血脉……嗯,顺着血脉也能到你的心里吧。”

“诶?又怎么了吗?”

“没有噢,我是说血液……我刚刚在想血液循环的事情。你不明白吗?”

“啊!怪不得说这些像中医术语一样的东西出来……”

“哈哈哈哈,研究生命科学,果然还是什么都懂一点会比较好。”

他和你插科打诨,你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无意识地说着什么“你哪里只懂一点点啦”、“明明是天才科学家”之类的话。

这个男人偶尔也会显得特别谦虚,你却觉得总他大可不必这样。

直到饭菜上来了,你才停止和他开玩笑。美食误事,转眼间,刚才还令你感到苦手的经历就被你抛之脑后。你兴高采烈地把菜往许墨碗里夹,迫不及待想要和他分享好吃的。他也总不阻拦,只是等到你停筷子才慢条斯理的伸手夹菜。

不愧是学者呀,看着菜肴也要用这么考究的眼神吗?

算了,该不会以前没吃过吧!总是青菜青菜的太可怜了,希望他能多试试别的好味道才是!

你在心里赞扬自己的体贴,却从来没来得及想到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挂心于他。

下雨了,你在吃完饭之后才发现,已经下雨了。你又看向许墨,他吃得很快,现在正拿着餐巾纸擦嘴,眉眼舒展开来,很满意的样子。

“……太好了。”你放下心来,就这样觉得点了这么多的好吃的也不亏了。你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此刻是怎样的脸色。

褐色的瞳孔像一捧温热的茶,刚刚浸出温柔的味道来,眉眼弯弯,长长的睫毛投下影子,像是要困住茶水的氤氲雾气。

许墨对上你的眼神,回过神般眨了眨眼,然后看向了窗外。

“……下雨了。”

“嗯,对,刚刚吃饭的时候应该就在下了,我吃得太开心了,都没注意到呢。”

“是啊,吃得很开心。”

——连他本人也这么说了。你甜甜笑起来,一手接过他递过来的餐巾纸,抹干净自己的嘴巴周围。

许墨看出你擦嘴时动作里特有的孩子气,又笑了。在你看不清的瞬间,那双眼睛难得流露出其本人都解释不了的情绪来。

不过嘴上说的却是别的话题。

“那可糟了,我可没带伞。”

话语里隐约有点埋怨的意味,大概是因为自己一时疏忽而没有带伞而失落吧。

“没关系啦,我带了,这就是你的幸运了!”你早有准备,笑嘻嘻地从自己惯用的女士提包里拿出伞来。

“噢?我的幸运吗?这可真是太好了。”他伸手轻轻揉揉你的脑袋,仿佛很开心。“那我们走吧,结账了,回去吧。”

“……哈。”你呼了一口气,眼前雾气腾腾。“冷吗?”似乎是担心你,一手撑着伞的许墨把你往怀里搂紧了一点。“不,没事的啦,就是吃饱了会容易困……”结果说完你还真打了个哈欠……太糟糕了,脸上的表情肯定扭曲掉了!你慌忙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想挽救一下自己方才露出的无礼表情。

一旁撑着伞的许墨倒是对怀中的你这一惊一乍的反应感到很有趣的样子。

你心虚地抬眼,瞥见他正看你的样子。

“……抱,抱歉啊……女孩子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不好看的样子。”

“没关系,你不一样,你很可爱。”他并不计较。

这样的一句话就能打消你心中的惴惴不安。

街上的行人变少了,在这样的大雨里,自然没有多少人想要出来,至于另外一部分人,就是都嘀咕着埋怨着,然后满满地挤在了车站里或者商店的屋檐下吧。

你看着马路周围稀疏的人影,忽然觉得自己和许墨好像不太一样。

市井小民大多成双成对,偶有落单本就是世间常态,所以,你们两人在路人眼中,其实看起来和普通情侣没什么两样。

但你不这么想啊。

“两个成年人挤在一把伞下果然还是……有点暧昧吧。”

怎么就忽然开始想这些让人怪不好意思的东西来呢……你心里一躁,觉得脸也变得烫了起来。冷风夹碎雨还是会溜进伞里面,你却觉得这些东西再怎么样也冷却不了你脸上的温度。

为什么就一定要是暧昧呢!你不甘,据理力争,我和许墨又不是什么……!

又不是什么?

呃,呃,你好像还真想不下去了。

察觉到这一点还真是让人不悦,你也没注意到自己到底有多容易被情绪控制,忽然停下脚步来紧接着就是一个踉跄,慌乱之中你踩了许墨一脚。

“啊!对不起!”声音在有些空旷的马路边上穿出很远,你见状更害躁了,转身就想逃开。然而身子都还没能从伞的遮蔽下挣脱出去,许墨就扯着你的手把你拉了回来,你跌撞回他的怀里。

“别走!”

“……啊!”被他圈在怀中的你压抑着声音发出一声惊呼,可接下来的那一步你再怎样也迈不出去了。

……?我在做什么?

“你要去哪?明明还在下雨……”

“……”

对啊,你又要去哪呢?明明还在下雨。

“对不起,踩到你了……就这样就开始慌乱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你刚刚是因为什么在生气呢?你也快想不明白了,搂在腰间的手太过用力,连你的思绪一同拦腰折断。

“不要吓我……会感冒的……”你听见许墨的声音有些不稳——他果然也是被你吓到了吧。

你根本不知道你身后的人因为自己一时激动顺手抱住你而心猿意马到了怎样的地步。

“对不起……我们慢慢走吧。”你有些懊恼地闭上眼,把一切不愉快的想法抛出你的头脑之外。

这样说的你,原本只是想着,慢慢起步,然后按原有的速度走回去就好了。踩了许墨一脚又让他那么担心,愧疚感使你担惊受怕,你老老实实和他一起缩在同一把伞里。

再也不想给他添乱了——明明他才是会感冒的那个吧。生命研究的学者感冒了,那可多好笑啊。被保护的好好的你可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许墨才是那个半个肩膀露在伞外面被淋到湿透,甚至连白色外套之下的黑衬衫都在灯光下隐约可见的人。

结果就真的“慢慢走吧”。

许墨似乎是理解错了你的意思,一路上把脚步放得很慢。

他甚至连环在你腰间的手也没放下。

他回到家里,把你的伞放在门口,撑开晾好。目送你进到客厅里的许墨还愣愣地站在门口,像是淋着雨的被遗弃的猫咪。

“……你没有带钥匙吗?”“啊,不,带了的,只是太担心你了。”他笑了笑,企图掩饰过去。“快点去洗澡吧,换一身衣服,不要感冒了。”

“你也是!”你回头看他,看着白色大衣已经湿透了一大半的他,虽然没能来得及再说出些什么话来,但你确实在催促他了。

“会的。”他好像才回过神来,一个转身,消失在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告诉你他在找钥匙了。就在那钥匙转动而发出的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刻,一只手伸了出来,关上了你家的门。

……是邻居还真是太方便了啊。

许墨回到家中,随意地把白色外套脱下来挂在门后的挂钩上。揭开湿漉漉得打紧的领带,把它扔到沙发上,紧接着就是湿透了大半的黑色衬衫。

“……嗯,好像是有点冷吧。”他摸着自己被打湿的那半边肩膀,接着又收回来,看着自己的手,就是这只手刚刚搂在你腰间。

“……唔……”叹息微弱得几乎不可闻。

“……我怎么就……”他看上去根本不是在问这个问题。

再怎么样,就这样抱上去,似乎也太轻率了。

也不记得有见过这样的例子。

……这也可以算作经验之一吗?这可以被纳入可用的手段里去吗?

“为什么那一瞬间又要这么慌乱呢?”

“为什么在那之前要突然停下来?”

许墨喃喃自语。

面对你,他总是会发现许多的新的问题,就像他吃饭时说的那样,他弄不明白的,看上去如同无解一般的问题。

你是他想要永远探究下去的课题。

疑问如同铺天盖地的潮水,汹涌着朝他涌来,许墨感觉自己好像快要溺亡在这困惑的海潮里,一瞬间几欲窒息。

“这就是下雨天……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吗?”

他难得,感觉好像有点能理解你了。

THE*END.

【题外话:哎呀我写完了好开心我终于产出了(ntm)……养男人使我快乐,情感果然是产出的一大动力,我终于也是个重出江湖产出作品的lo主了,再也不是你们可爱的活跃推荐大户了。(什么

许墨bgm太戳我了我的天……我明明是个白起吹,但是许墨这边bgm真的和我平时听的歌太像了……很有感觉于是就动手写了,希望没有太糟糕。剧情没有推到底对许墨了解也不是很深,但是写都写了只好甩锅给自己了,对不起啊既没有把你们的许撩撩写得很帅又没有把你们的许撩撩写得很撩,可以说是我流许墨了。就想写写这样有些混沌不清的东西,虽然我觉得写完之后这篇文字大概就不是混沌不清而是让人头大了。(。

因为对许墨的了解不算深所以总感觉会在哪些地方有些发挥不当,例如说和官方设定有冲突之类的,这次姑且当尝试发出来好了,日后有问题再来批注(。

还想到了其他关于他的东西,都要怪许墨bgm太令我浮想联翩了,但是确实没法在这一篇文章里全部发挥出来了,以后再试试看吧。

就,希望许墨太太们能喜欢吧!(真没说服力】

评论
热度(24)

2018-01-07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