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粟。 —

【短篇】活击·鹤

#真的很短#随手存的#标题直白

被雪而翩飞,落地无声。刀上寒光凛冽是月色浸染,映衬着刚才斩杀的快意。他垂手,刀上的血迹便顺势而下,蜿蜒曲折几生错落,最终堪堪挂于刀尖,几欲成冰。

血蚀刃,自然不能久留。

他起手抬刀,奋力一挥,大片猩红随之飞溅而去,俨然如在月色下蓬勃绽开的曼珠沙华。羽织白袖随动作变动着,宛若仙鹤振翅。锁链也相互碰撞,发出叮当脆响。

人如鹤,夜色为潭,一身白净之人就这样置身于深邃里,好似亭亭白鹤立于水中。他轻巧地站在桅杆上,居高位而睥睨。而后的刹那间唯余桅杆震动,风起云涌,再难觅那人身影分毫。只闻偌大的船上有风呼啸而过,打破了原有的沉寂。

那是羽翼割裂空气的声音。

猛禽偷猎,气势汹汹。

【在老福特上快乐吃粮好久了差点完全不记得自己原来还会写东西呢!活击太好了5555这几天吸活击吸得快发疯……于是吹一波鹤鹤。

脑内枯竭不成文,不对啊,我可能根本没有脑子。

啊,对啦,核对自己的截图的时候发现鹤丸站的好像不是桅杆……我也不知道那个该怎么叫,就不改先了。

不要脸打tag系列。】

评论(1)
热度(3)

2017-08-20

3